您現在所在位置:
當儲能產業遭遇“黑天鵝”
發布日期:2020/6/11 15:53:32  來源:中國科學報  

日前,由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簡稱儲能聯盟)編寫的《儲能產業研究白皮書2020》(簡稱白皮書)發布。據其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年底,中國已投運儲能項目累計裝機規模32.4吉瓦,占全球市場總規模的17.6%,同比增長3.6%。

其中,抽水蓄能累計裝機規模最大,為30.3吉瓦,同比增長1.0%;電化學儲能累計裝機規模位列第二,為1709.6兆瓦,同比增長59.4%;在各類電化學儲能技術中,鋰離子電池的累計裝機規模最大,為1378.3兆瓦。

但相較于2018年電化學儲能裝機規模增長400%來說,2019年的增速明顯降低,但專家認為這并非意味著回到“冬天”。那么,在新冠肺炎疫情和低油價的雙重威脅下,2020年的儲能產業是否會更加“寒冷”?又該如何“回暖”?

儲能仍在穩步增長

白皮書總結了三類儲能技術在2019年的發展特點,認為電化學儲能經歷爆發式增長之后,開始進入理性調整期;熔融鹽儲熱小部分首批光熱發電示范項目已完成并網運行;而在物理儲能方面,抽水蓄能穩步發展,壓縮空氣儲能和飛輪儲能處于規模化應用“前夜”。

“春天難免倒春寒,起伏并非回冬天。”對于2019年電化學儲能領域的增速降低,中國科學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副所長陳海生研究員說,2018年電化學儲能裝機規模增長400%是很罕見的增速,2019年屬于正常回調,增速仍然比2017年高。如果基于過去5年或10年的發展來看,儲能還是在穩步增長的軌道上。

陳海生同時指出,任何新興技術在發展初期都會有起伏,電化學領域占全部儲能裝機比例還不大,有一定的起伏很正常。從全局來看,整個儲能行業的裝機容量還在增長,從業者自身要有定力。

而從發展的角度看,儲能行業的三方面原動力并未改變。一是能源電力行業自身的發展,特別是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能源的大規模利用,對儲能有巨大需求;二是儲能行業前期快速發展積累了頑強的生命力和可持續發展的基礎;三是電力體制改革的方向沒有變,政策紅利沒有降,能夠繼續驅動電力和儲能行業不斷優化改進,向更開放的市場化方向不斷發展。

“黑天鵝”對儲能造成影響

2020年年初至今,新冠肺炎疫情和低油價等一大波“黑天鵝”來勢洶洶。中關村儲能聯盟研究經理GeorgeDudley認為,疫情會影響到儲能產業的長短期發展,但低油價不會。

Dudley告訴《中國科學報》,疫情對儲能產業供應鏈造成的短期沖擊明顯。今年3月初,儲能聯盟曾對部分會員企業進行了疫情影響調研,當時,采集樣本數量統計中僅有一半企業復工復產。時至6月,這些企業已經全部復工,但業務還沒有全面恢復正常。對于疫情造成的停工停產,大企業由于分散的現金流、相對長的項目周期,其財務狀況還比較穩健,而小企業就會面臨較大的財務和運營壓力,需要政府在稅收和補貼政策方面給予一定的幫扶。他認為疫情可能會影響到儲能產業的長期發展,但目前很難評估。

曾短暫跌入負值區間的WTI原油期貨目前已回升至37美元左右。Dudley對此表示,“低油價作為一種短期的市場行為,對儲能產業的短期和長期發展都不會造成影響。”

白皮書考慮了整體經濟環境、國內外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可再生能源發展和電改對儲能的推動作用以及市場需求增長、儲能成本下降速度等因素,分保守場景和理想場景,預測2020~2024年電化學儲能復合增長率保守場景下將保持在55%左右,理想場景下將超過65%,2024年的市場總量分別達到15吉瓦和24吉瓦。除抽水蓄能以外,其它物理儲能技術進入應用示范期。

在總結2019年中國儲能產業的發展特點時,白皮書提到,在“后指導意見”時代,政策多維度促進儲能應用;電力市場化建設持續進行,為儲能市場化應用奠定基礎。

儲能市場開始回歸理性

據儲能聯盟秘書長劉為介紹,2017年發布的《關于促進儲能技術與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是國內第一個國家層面綜合性儲能指導文件,明確提出我國“十三五”和“十四五”儲能發展的目標和方向。現在來看,儲能在過去五年中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實現了“指導意見”設定的“十三五”目標,產業已步入商業化初期,儲能對于能源體系轉型的關鍵作用得到顯現和初步驗證。

目前,國家層面雖然還沒有出臺支持儲能產業發展和技術應用的資金支持政策、補貼和稅收支持政策,但我國已經將儲能產業發展納入“十四五”規劃。這期間有望通過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突破市場機制壁壘,建立適宜儲能發展的市場環境,改變儲能“夾縫中求生存”的現狀。

白皮書指出,經歷2018年爆發式增長之后,國內的儲能市場開始回歸理性。電網側儲能主導了近兩年中國儲能市場規模的走勢。2019年,隨著《輸配電定價成本監審辦法》和《關于進一步嚴格控制電網投資的通知》的相繼印發,國內電網側儲能“急停剎車”。

對此,陳海生認為,上述政策的出臺,明確規定了儲能設施的成本費用不計入輸配電定價成本,短期內會影響到電網側對儲能的投資,但是長期來看,此舉與此前一貫的開放原則一致,將市場的事情交給市場,從而釋放市場對于資源配置的作用。

在過去十年間,儲能產業展現了在夾縫中生存的頑強生命力,在保障電力供應的安全性和穩定性價值,以及提升能源利用率和新能源在電網中占比等方面,儲能的價值已經普遍被市場認可,市場對儲能的需求不斷加大。

儲能未來分三步走

然而,“儲能干了好幾份工作,卻只拿了一份工資。”陳海生說。

在抽水蓄能得到廣泛應用的兩部制電價中,容量電價反映了儲能提高安全性的價值,而電量電價反映了儲能削峰填谷的穩定性價值。即便如此,儲能的其他價值并沒有得到體現,兩部制電價也只在特定項目中應用,并未全面推廣。

究其原因,陳海生坦言,儲能在電力行業中未能獨立于原料、發電、輸電、配電和用電,形成第六價值鏈,或獨立于發電、電網和用電,形成第四個行業主體。

對于當前儲能產業發展面臨的共性問題,陳海生建議“長遠靠市場,短期有作為”,有三件事情勢在必行。

首先是多做示范,提高儲能相關技術的效率,降低價格。同時,通過一些項目來試點,探索商業模式。

其次是地方發展改革委、能源主管部門根據本區域的發展特色和需求來頒布細則,支持儲能,落實儲能的獨立市場主體身份。明確儲能參與電力市場的身份,解決儲能項目建設和運行層面的諸多身份問題,并網、調度、交易機制要予以匹配。“依附于任何一個主體,儲能的價值都不能完全體現出來。”陳海生說。

最后是在市場機制方面。從現階段過渡到現貨市場階段,既可以通過現有不完備的市場給予儲能價值補償,也可以通過行政手段按儲能效果給予電價支持。“這需要加強監管,不能出現騙補現象。”陳海生說,過渡階段到現貨階段,具體可以通過三步走來實現。

首先,把兩部制電價推廣到所有儲能技術種類。然后,再邁一步,制定能夠體現儲能價值的輔助服務市場規則及補償機制。確保政策的穩定性,降低投資者的風險。最終,建立起“誰受益,誰付費”的長效機制。儲能的價值在于對電力系統提供的服務,只要有一個可以反映儲能價值的市場機制,便可以為儲能所提供的服務進行支付,使儲能進入電力市場并獲得多重價值回報。(池涵)


喜欢文学的人怎么赚钱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185号 青海体彩11任选5 彩票开奖历史记录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四川快乐十二投注技巧 免费棋牌游戏大厅 25选5能中500万 12121期博彩老头 在线配资选择明道配资9专业 广东快乐十分手机助手 股票涨跌趋势怎么判断 天津十一选五爱彩乐 一分赛车技巧 江西11选五5开奖走势l图 十一选五河北 2019年辽宁35选7